从小镇青年“乡村摇滚”里我们能看到什么

2019年07月31日 08:50    来源:农民日报    巩淑云

  原标题:从小镇青年“乡村摇滚”,我们能看到什么

  今夏爆款网络综艺《乐队的夏天》中,最大的黑马毫无疑问是九连真人。对于这支广东省连平县三位小镇青年组成的乐队,在出场时大家一无所知。但是一经开口,全场震惊,“感觉突然从海底冒出一个水怪,从来没听说过的一个乐队”,“开口的那一瞬间我们就全部吓到了”,“到现在为止,所有乐队里我觉得最锋利的乐队”。

  在笔者看来,九连的锋利来自小镇青年对生活和社会的思考,也来自传统和现代、城市和乡村观念在转型时期的碰撞。小镇青年尤其是返乡青年的思想观念、文艺生活需要被更多地关注,九连利用摇滚乐和网络综艺等形式,对传统乡村文化资源的发掘也值得借鉴。

  第一,在音乐形式上,他们通过挖掘乡村传统文化这个“富矿”,找到了新唱法,创造了“乡村摇滚”。

  九连真人因客家乡村文化而独具特色。特色之一,乐队以客家话为基础,“以字行腔”。客家话不只是语言工具,客家戏曲不是用来“套词”,客家方言演唱使摇滚乐具有了客家话自有的调性和戏曲感,并构建出客家风俗传统的音乐空间。特色之二,“关于九连的歌”。他们的音乐中融合大量当地乡村戏曲,如《三斤狗变三伯公》,也加入了竹板、客家八音中的唢呐等传统演奏形式。因此他们说:“不是有英伦风格吗?咱们叫乡伦,乡村摇滚。”

  乡村传统文化是一个“富矿”,在挖掘和弘扬时,并不一定要按照传统的形式呈现,可以通过“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等更现代的方式,使音乐超越方言障碍而与听众共振,从而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第二,在音乐内容上,他们唱出了小镇青年城乡选择中的焦虑和青年人普遍经历的新旧观念间的冲突。

  九连真人所在的连平县是典型的山城,也是入粤第一县。其地理位置更容易受到下南洋、去广深的冲击。加上“客家军,他乡即故乡”的流动传统,因此连平的小镇青年在社会转型与传统、现代的冲突中更加躁动。

  选择远方还是家乡?《莫欺少年穷》中,阿民要下山,“九连山十八弯,阿哥出去寻钱赚”。他认为下山才能“出人头地,日进斗金”。但山上和山下,各有各的不是,也各有各的好,选择从来不是一上一下那么简单。曾经下山,现又上山。他们没有把摇滚玩成强说愁的喊叫,而是真实表达出小镇青年城乡选择中的焦虑。

  青年人经历的新旧观念的冲突有多深刻?在歌词上,新旧观念相互碰撞。《莫欺少年穷》中,父亲阻拦阿民下山。《凡人歌》里,人们面对金钱,态度骤变。《招娣》中,VAVA是具有男女平等观念的女儿,九连则“扮演”父亲,为了要儿子,“边养边想,再来一个又怎么样”,男女平等观念与传统的父权互不相让。在编曲上,传统和现代音乐形式交锋。一边是传统戏曲形式——唢呐、传统竹板、客家戏曲,另一边是现代流行歌曲、摇滚、rap等,二者对撞出巨大力量。青年人成长于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也经历着新与旧、中与西等不同观念的碰撞。“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九连真人用“乡村摇滚”的形式表达出了青年人的思考。在去大城市和返乡的选择中,小镇青年经历的纠结与拉扯,在九连真人的音乐中展现无遗。

  2018年,“小镇青年”引起讨论。7月份,央视7套《聚焦三农》推出《小镇青年图鉴》。同时期,南方周末等发布《相信不起眼的改变:2018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现状白皮书》。根据《白皮书》,“六成住在小镇的青年去过大城市,后来又返回家乡。”乐队里阿龙和阿麦是返乡青年,担任镇里的中学老师。业余时间做家人眼中“不务正业”的音乐。万里是“常驻”小镇青年,县城的“音乐教父”,在乡村做音乐推广。近几年国家陆续出台支持青年返乡的政策,这些返乡青年的生活和思想状况如何,也许能够从九连真人身上打开一个窗口。

  通过九连真人我们看到,传统乡村文化资源丰富,值得通过多种方式加以发扬,在这其中,小镇青年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创造力和潜能。九连真人便是一个例证——一方面他们每个人都是小镇青年,下山也好,上山也罢,他们努力工作,坚定地为家乡作贡献;另一方面也“不安现状”,把自己的经历、思考写成了关于阿民们的“乡村摇滚”,唱出了小镇青年对生活的认知和热爱,成了让连平骄傲的“文艺青年”,也玩活了家乡的文化。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

从小镇青年“乡村摇滚”里我们能看到什么

2019-07-31 08:50 来源:农民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官网 荣鼎国际注册 荣鼎国际平台 盛通彩票网 乐盈彩票注册 乐盈彩票 亚洲彩票平台 盛通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