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为何多是“一日游”?能不能让客人心动留宿?

2020年05月28日 08:35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乡村旅游为何多是“一日游”?能不能让客人心动留宿?

  晚霞渐渐隐去,明星闪闪低垂,从观景台俯瞰,山洼中半圆形的爨(读“川”)底下村夜晚来的格外早,村边路上不再车来人往,连绵的灰色农家院淹没在暮色中,只有点点灯火摇曳,偶尔传来几声狗吠。留宿于此的游客陈先生发现,城里华灯初上时分,山村仿佛已然入眠。

  爨底下村是京西有名的古村落,每天慕名而来的游客就像潮水,白天熙熙攘攘,傍晚准时退去。这里的住宿费并不高,但村里人说,民宿很多,留宿游客不多,大多是来此写生的学生。陈先生不禁唏嘘:山村错过了夜晚的客人,游客也错过了山间的夜景晨光。

  其实,许多城市的近郊游大多数是一日游,许多景点固然经过长时间的改造经营已经成为旅游热点,当地村民收入有一块来自旅游业。然而,就一个村子来讲,“一日游”为何难以变成“二日游”“多日游”?常听说乡村游如何红火,能不能让它成为更为红火的“三农”大产业?

  大多“走马观花”不留人

  众多“一日游”线路中,“走马观花”最受游客诟病,却又是常态。以北京旅游网推荐的世界文化遗产慕田峪长城一日游线路为例,每日7:30-9:30从前门发车,经京承高速约2小时直达慕田峪长城,自行游玩4小时后就统一返程。本就不宽裕的4小时游玩时间,还要包含午餐时间,让不少游客觉得时间太赶,不能尽兴。

  一边是游玩不能尽兴,一边是玩完匆匆走人。56岁的杨全霞是怀柔区渤海镇苇店村土生土长的农民。她家在2004年开起农家院,“前几年生意非常火爆,每天我要做十来桌饭。2011年以后,来农家院的客人就慢慢少了,今年我干脆就不做了。”

  学者邓捷说,不少地方把“农家乐”旅游等同于到农村吃饭种地,吸引游人的招牌是提供农家饭、农家菜、果蔬采摘等,而可供游客亲身参与的生产及娱乐活动却很少,使得整个旅游过程缺乏趣味和体验。

  显然,乡村游中的优质休闲度假产品,需求旺盛但供给不足。数据显示,在我国都市休闲消费需求超过50%的当下,休闲度假旅游型产品的供给,不足市场总量的20%。《2018新中产圈层报告》也显示,北京是中国拥有最多中产家庭的城市,旅游和运动健身是新中产家庭最青睐的休闲娱乐方式,他们年均旅游消费7。4万元,其中18%支出10万元以上。在旅游上,新中产人群以休闲度假游为主,“休闲享受”是他们的理念。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特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王笑宇指出,中产阶层消费需求爆发,市场快速变化,但是旅游市场及产品并未同步转型升级,仍然存在观光居多、休闲较少、美景很多、文化稀薄、产品同质、体验匮乏等现象。

  四措施可赋能乡村旅游

  市郊“一日游”如何提升品质、留下客人?记者梳理发现,乡村旅游可用民俗演艺、夜间造景、商街夜市、特色民宿四项措施丰富游玩内容,延长游客停留时间。

  藏在偏僻大山里的浙江新昌县外婆坑村曾是绍兴市最穷的村庄之一,也是出了名的“光棍村”。当地话说:村里八十烟灶四十光棍。意思是,半数人家有光棍。无奈之下,外出打工的外婆坑村年轻人,从云南、贵州等地带回了当地少数民族姑娘成亲。外婆坑村书记林金仁说,嫁进村里的少数民族姑娘们越来越多,有苗族、傣族、白族等10个少数民族30多人,竟成村子一大特色。穿着不同民族服饰的姑娘们能歌善舞,会采茶、织布,干活又好又快。每逢节假日,她们组成的少数民族表演队,载歌载舞地演出具有乡土气息和民族特色的文化节目招待游人。极具特色的民俗演艺也使外婆坑化身“江南民族第一村”,可容纳100人左右的民宿经常爆满,人均年收入达到3。5万元。

  河北正定,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古城,是秦汉时期南粤百岁帝王赵佗、三国时期蜀国常胜将军赵云的故里,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如今,这座旅游城市因夜间造景成为网红打卡地。夜幕降临,素有“九楼四塔八大寺,二十四座金牌坊”之称的古城,亭台楼阁、古寺古塔、商铺酒肆被灯带勾勒出迷人的轮廓。夜市、书吧、小火车等诸多业态应运而生。登上古城城墙向城里望去,简直是一座色彩斑斓的不夜城。截至2019年年1月,正定县已建成特色小吃饭店1500多家,宾馆、大型酒店、快捷酒店近200家,星级酒店4家,总床位达6000多个。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正定61.07亿元的旅游收入中,门票收入仅占1.19亿元。

  相较民俗演艺、夜间造景、商街夜市,特色民宿需要投入的成本最少。华南农业大学学者赵飞总结,乡村特色民宿规划设计的一些原则包括:良好的地理位置、交通条件、必要的配套设施如独立的洗手间、适当的顾客活动空间;拥有一定房间数量,实现适度的规模经营;与周边自然环境相融合, 维护或发扬传统文化特色;具备特色寓农业教育于观光、娱乐,能够向顾客提供优质农产品;以及精准的市场定位。

  有种说法是,一般旅游度假游客的消费比例中,除去门票,76%的费用花在了夜间。人脑在夜间的理智程度远低于白天。表现在于:白天买什么都很抠门,夜晚干什么都很舍得花钱。夜晚,人的感情十分丰富,夜间旅游产品更易引发游客的情感共鸣,让游客“爱上”景区。

  转型增效要以村为单位改造

  近日,北京市发布休闲农业“十百千万”畅游行动《实施意见》,将打造十余条精品线路、创建百余个美丽休闲乡村、提升千余个休闲农业园区、改造近万家民俗接待户,推动休闲农业高质量发展。

  “白天看景,晚上走人”是不少“一日游”项目的短板。一张床、两把椅子、一个桌子、做顿饭,如此粗放的农家院模式,衰落不可避免。只有产业升级才能留住客人,但即便是门槛较低的特色民宿,改造成本动辄数十万元,一家一户轻易负担不起。至于夜间造景、民宿演艺等措施,最小也得以村为单位进行。

  “十百千万”畅游行动提出,鼓励村集体经济组织统筹考虑村庄的区位条件、资源禀赋、市政交通、环境容量和产业发展基础,通过作价回购、统一租赁、农户入股合作等形式,整合闲置农宅资源,进行自主经营或对外合作,发展乡村民宿,增加村集体和村民收入。

  由于中产人群快速扩大,休闲度假需求升级,传统“一日游”模式需要丰富游玩内容,振兴乡村旅游业。在农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聚焦产业提档升级等方面,村集体、各类企业应能发挥更大作用,政府部门怎么创造良好营商环境,怎么为乡村与社会资本牵线搭桥,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乡村“一日游”,到了转型增效变成“二日游”“多日游”的时候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

乡村旅游为何多是“一日游”?能不能让客人心动留宿?

2020-05-28 08:35 来源:解放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
盛通彩票登陆 亚洲彩票app 六合在线 六合在线 优优彩票注册 盛通彩票网 乐盈彩票官网 六合在线 优优彩票注册 亚洲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