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去产能样本:松汀钢铁亏4.7亿停产 能否等来“中字头”托盘?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唐山去产能样本:松汀钢铁亏4.7亿停产 能否等来“中字头”托盘?

2016年01月26日 07:15   来源: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2015年,钢价持续突破低点。然而,活不好,也死不了,靠恶性价格战死撑,也成为去产能最难过的坎。不过,自2015年四季度以来,减产、停产对于钢铁企业来说似乎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去产能进入实质性阶段。

 

  ◎每经记者 彭斐

 

  “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如此斩钉截铁的表述,不是出自某家券商的报告,而是《人民日报》的论述。目前,我国在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钢铁、船舶等五个方面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其中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位居首位。1月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确定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的措施,促进企业脱困和产业升级。在此背景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选择钢铁行业作为观察窗口,通过在占全国钢铁总产能十分之一的唐山的实地调查,探究“过剩”之殇和解困之难,寻求治理之方。

  从行政级别上看,迁安只是唐山下属的一个县级市,但每日下午5点刚过,这个县城主城区的几条主干道,却会准时拥堵起来,像大都市那样。

  作为一个2015年8月才入行的出租司机,曹振华(化名)对此已习以为常。在他看来,这种拥堵,就和迁安的钢铁一样,“车多了,马路堵,钢厂多了,市场也堵。”

  不过,与交通的短暂拥堵不同,钢铁虽给迁安带来“钢城”称号,但产能过剩如不能及时化解产能,则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就像迁安市市长张淑云所说,2013年开始,钢铁、矿山等主导行业效益持续下滑,迁安全市经济增长乏力,地区生产总值、财税收入等多项指标增幅下降。

  不仅如此,迁安还是我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基地,产量可与世界产钢第10名的乌克兰相比。而迁安的境遇,也是全行业风云突转的缩影。

  在多位唐山当地的政府及产业协会人士看来,延伸链条和差异化发展,是钢铁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然而,转型升级,却又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

  一位在钢铁行业从业10余年的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民营企业在唐山钢厂产能中占比超80%,没有哪家企业肯主动退出,都想在市场上继续生存下去,怎么办?只能靠市场手段。

  债务压顶

  在开出租车之前,曹振华曾是一名钢铁工人。1990年出生的他,18岁时就进入了位于木厂口村的松汀钢铁。

  作为迁安最早的一家钢铁厂,松汀钢铁始建于1969年,曾是唐山市市属企业,全称为唐山松汀钢铁盛通彩票,迁安本地人称其为松钢。

  松钢曾是曹振华最初的学艺之地。2016年1月下旬,当他再次来到松钢门口时,钢厂的6个高炉,已丝毫不见冒烟迹象,偌大厂区也仅剩几人留守。

  早在2015年11月14日,该钢铁厂就宣布停产,6000余名职工开始放假。停产导火索,是松钢与当地电力局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纷”。

  一位与松钢有业务往来的知情人士说,松钢拖欠9700万元电费,而当地电力局让松钢先行偿还3000万元电费,但考虑到资金紧张,松钢方面只愿意暂时偿还1500万元。

  “找当地政府谈判,结果没有谈拢,导致电力系统对松汀钢铁厂采取强行停电措施,所以最后两座高炉也都焖炉了。”松钢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

  松钢停产后,迁安市政府方面迅速成立了松钢停产处置工作组,且已全面开展工作,帮助企业解决问题。

  在唐山市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唐山钢协)信息部部长刘凯明看来,一些钢厂自有资金出现问题,企业经营确实很难。

  事实上,促使松钢最终停产的,也源自企业造血功能的丧失。据《期货日报》报道,2015年前9个月,松钢亏损4。7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161。37%,严重资不抵债。

  然而,松钢的实际负债可能更为严重。2015年底,唐山钢协对32家会员企业进行的一次调研显示,松钢的资产负债率为165.33%。不过,在唐山钢协的32家会员钢厂中,松钢的负债率并不是最高的,安泰资产的负债率达到168.49%,和松钢一样,这家钢厂也已停产。

  与此同时,唐山地区钢厂的整体负债情况亦并不乐观。除3家负债率超过100%外,资产负债超过90%的有4家,资产负债超过80%的有5家,资产负债超过70%的有2家。

  按照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中国钢铁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9.32%,这意味着唐山的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银行的抽贷可能使情况变得更糟糕。工信部官员曾透露,2014年,唐山地区商业银行对钢铁企业抽贷93亿元。而据记者了解,抽贷状况在2015年仍在继续。

  对此,地方政府也爱莫能助。一位迁安市政府的人士表示,钢铁企业经营不好,政府不可能给企业担保贷款。

  在唐宋钢铁经济研究院信息中心副总监张品看来,有的企业现金流亏得非常厉害,如果靠市场坚持不住,而资金链一旦断裂,这种企业无疑会被淘汰。

  在曹振华看来,“现在主要是钢铁形势不好,要是形势好,早就挣钱了。”事实上,5年前,松钢还处于辉煌时期。迁安市政府网站信息显示,2011年,迁安全市产值超千万的企业达157家,松汀钢铁等3家企业挺进了河北百强企业。

  辉煌的原因,来自十多年前的改制。松钢原为唐山市属国有企业,1999年4月开始实行租赁经营,2001年7月经唐山市委、市政府批准,原松汀钢铁厂产权整体转让,成立股份制企业。

  此后10年,松钢迎来黄金发展期,产能节节攀升。

  产能膨胀

  一提到中国钢铁,必然绕不开唐山,正如近年业内广泛流传的这句话一样,即“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

  事实上,唐山的崛起是中国钢铁业的缩影之一,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不少人对唐山钢铁产能统计避而不谈,那么,其产能到底有多大?

  中联钢相关文章显示,2000年,唐山市钢铁产能不到500万吨,在全国十大钢铁基地中,排在最后一位。但在接下来的10年里,唐山钢铁年均产能增长率达到34%。

  唐山本地机构的统计显示,目前,唐山地区有高炉的钢铁生产企业约40多家,钢铁总产能在1。2亿吨左右,从产能比例上看,民营钢企占80%以上。

  2013年,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曾在公开演讲中提到,仅河北迁安县(市)一个地区的粗钢产量就超过了德国,唐山地区钢产量超过了欧洲。在全国高喊产能过剩时,唐山的钢铁产业淘汰落后产能行动已经展开。但如当地企业人士所言,去产能这样的事情干了10年,结果调控一次,产量增加一次。

  唐山钢协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唐山淘汰炼铁高炉68座,转炉41座,淘汰产能3112万吨,但是当地钢材产量由2008年的5850万吨,增加到2014年的10484。30万吨。

  在当地一位业内权威人士看来,淘汰落后产能的行动,间接刺激了中小钢铁企业对生存的追求。为了生存下去,中小企业不断加快产线上马、大力生产、扩张合并,以小换大。

  唐山钢协提供的信息显示,仅2012年,隶属于迁安的鑫达钢铁、九江线材、荣信钢铁分别投产新建了一座1080立方米高炉,松汀钢铁新投产1780立方米高炉,燕山钢铁新建2560立方米高炉。

  中联钢的统计显示,2012年,唐山地区新增18座高炉,共计2330万吨的新增产能,其中迁安市新增产能就达1760万吨。

  产能的集聚,拉动了唐山经济增长。唐山市工信局的信息显示,2013年,唐山全市规模以上钢铁工业累计完成工业增加值1004亿元,同比增长10.5%,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的32.8%,拉动全市工业生产增长3.5个百分点,对全市工业生产增长贡献率达到34.4%。

  不过,钢铁产能过剩也导致市场低迷、效益下行等问题。正如《河北日报》在2015年初所说,2012年下半年开始显现,2013年集中迸发,2014年全面扩散,迅速波及到其他行业,造成唐山全市经济大幅下滑。

  如今,钢铁价格早已从5600元/吨的峰值跌落,2015年甚至跌破约1500元/吨的成本线。价格持续倒挂,导致松钢2015年前9个月亏损4。74亿元。

  即使在这种形势下,也没有哪家企业肯主动退出。

  张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大家都想在这个市场上生存下去,那怎么办?只能靠企业自己的经营能力。”

  正因为如此,唐山钢铁业内认为,松汀钢铁不会轻易死掉。

  等待复产?

  随着春节临近,已停产两个多月的松钢,开始传出复产消息。在松钢工人自发组建的网络群中,甚至传出了正月初六是恢复报到的确切时间。

  一位接近松钢的消息人士称,一家“中”字头企业,正联合包括山西一家焦化企业在内的两家企业,与松钢进行谈判复产事宜,形式为三家企业共同托盘松钢。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向一位松钢高层求证,但该人士以不清楚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不过,托盘模式在唐山地区已展开。来自遵化新闻的消息显示,2016年1月4日,遵化市市委书记李贵富、市长詹晓阳会见中航国际租赁盛通彩票总经理赵宏伟与中航国际钢铁贸易盛通彩票总经理王天军,就港陆钢铁盛通彩票与中航集团合作项目展开洽谈。

  据了解,唐山港陆和中航的合作是中航带资金到港陆,以后生产归港陆“管”,原料和销售归中航“管”,目前,中航国际港陆项目部已经开始招聘。

  成立于2002年1月的唐山港陆,是一家位于遵化市的民营钢厂。唐山港陆官网显示,其有员工1万余人,总资产100多亿元,铁钢轧综合配套生产能力600万吨。

  2015年12月初,因为行情惨淡,唐山港陆暂时关停了1250平方米热卷轧机,并焖熄了两座550立方米高炉和一座1160立方米高炉,以减产来实现减亏。

  刘凯明告诉记者,中航国际投资唐山港陆,前者负责原料和销售,后者负责生产,基本属于一种来料加工模式。

  这种“中航模式”已有先例。此前,中航与唐山鑫达、徐州宝丰特钢、江阴西城钢铁亦有类似合作。

  胡艳平称,这三家钢厂亦是在陷入困境后主动找到中航,寻求资金支持。公开信息显示,中航国际资产规模逾2500亿元,并拥有八家上市公司。旗下有中航国际钢铁贸易盛通彩票,是一家钢铁产业链集成服务商。

  资金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与钢企开展合作的央企并不止中航一家。此前,在迁安当地,中国铁路物资股份盛通彩票与河北荣信钢铁盛通彩票,已有托盘先例。

  当地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像荣信钢铁这样的企业,虽然中铁已经托盘,但是他们的负债问题并没有解决,问题还是挺大。

  “对钢企来说,2016年最大的隐患,一个是银行的抽贷,再一个就是托盘资金的退出。”在张品看来,假如说托盘资金坚持不下去,或者在一段盈利之后撤出,无疑就是釜底抽薪,这部分企业必死无疑。

  在上述迁安市政府人士看来,托盘模式只是企业行为。而相比于托盘经营,政府在对待钢铁产能的态度上,更希望进行重组升级。

  2015年初,唐山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推进天津物产对迁安鑫达、松汀、荣信3家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和股权改造,以此增强企业的生命力。

  然而,1月中旬,天津物产宣传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目前还没接到确切消息,重组推进可能并不顺利。

  而在上述迁安市政府人士看来,钢铁产能化解还是摸索时期,但从中央的政策来看,对于钢铁产能过剩,就是市场化方式,“你能生存就继续生存,生存不下去那就破产。”

  记者观察>>>

  如何让“僵尸钢企”入土为安?

  ◎每经记者 彭斐

  在供给侧改革中,如果说化解过剩产能是首要战场,那么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则是关系改革成败的关键一役。

  所谓“僵尸企业”,指的是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西本新干线高级研究员邱跃成认为,当前我国粗钢产能约11。5亿吨,产量约8亿吨,产能利用率还不足70%,属于典型的产能严重过剩。

  在一位地方钢铁协会人士看来,钢铁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进入门槛不高,但退出很难。于是,决策部门频频出招给钢铁业降温。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2月至今,国家相关部门已先后出台了20多项淘汰钢铁落后产能的政策。然而,钢铁产能的总量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

  Mysteel相关数据显示,以进口矿测算,螺纹钢综合盈利能力整体下滑,截至2016年初,吨钢亏损320元左右。

  在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李新创看来,现在钢铁产能达9300多万吨的停产、半停产“僵尸企业”,职工数量高达三四十万,这部分职工的安置如何解决,是头等大事。

  对于僵尸企业处置,工信部也早已定调。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处置僵尸企业方案,将坚持“多兼并少破产”的原则,妥善安置好职工,引导“僵尸企业”平稳退出。

  上海钢联1月21日发布的调研结果显示,停产半年以上涉及产能为2230万吨。这部分长期停产的僵尸企业,可能成为淘汰的首选目标。全联中小企业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认为,现在500多家钢铁生产企业,未来出局一半是大概率事件,有的会死掉,有的会兼并重组。

  李新创也指出,在去产能处理“僵尸企业”的过程中,应该是政府搭台,企业唱主角。不过,上海钢联的分析认为,在2016年能够看到去除的可能就是2230万吨的长期停产企业,至于后期长期亏损企业的去产能化,或需要3~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
优优彩票网 乐盈彩票注册 优优彩票平台 优优彩票官网 亚洲彩票平台 盛通彩票app 盛通彩票官网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优优彩票网 六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