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
当前位置     盛通彩票 > 新闻 > 国内时政更多新闻 > 正文

高水平开放将为外企提供更多机遇

2020年11月17日 06:33   来源: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田 原 袁 勇

  11月13日,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在华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联合在北京举办“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有关情况介绍会”。围绕“十三五”规划实施以来中国取得的全方位发展成就,以及“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的主要内容和深远影响等热点话题,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长郭卫民等宣讲人作了全面介绍,并与外企代表开展面对面交流。多位宣讲人表示,中国将持续扩大对外开放,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为外商提供更多投资机遇。

  外企是我国双循环重要主体

  “十四五”时期是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几位宣讲人均认为,面临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客观上要求中国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了中国将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开放发展理念已深深融入中国科技、产业、金融、信息、人才等各方面发展中。同时,外资企业既是中国国内大循环的重要主体,也是国际循环的重要主体,因而是‘双循环’相互促进的重要主体。”宁吉喆说。

  广大外企既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参与者,也是中国发展的受益者。随着中国更加深入参与国际大循环,并使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大循环相互促进,外资企业将更好地发挥纽带作用,并实现自身更加强劲、更可持续的发展。“‘十四五’时期经济方面发展主要目标包括:增长潜力充分发挥,国内市场更加强大,经济结构更加优化,创新能力显著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等。如果这些目标得以实现,无论是从事消费品、中间产品还是资本品的生产者,都拥有巨大的机遇。”王受文说。

  另一方面,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新发展格局的制度优势。体制机制建设在中国推进对外开放改革中历来扮演着保驾护航的重要作用,一整套既科学又高效、服务高水平开放的制度将成为中国新发展格局的大优势。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时期要基本形成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到2035年要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宁吉喆表示,未来5年,中国将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提供高水平的制度供给、高质量的产品供给、高效率的资金供给,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一是完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等重大开放制度,创造更加开放、公平、透明的制度环境;二是推出有序开展服务业对外开放等重大开放政策,推动高质量引进来,实现高水平“走出去”;三是打造海南自由贸易港、自贸试验区等重大开放平台;四是推进先进制造、高新技术等领域重大外资项目。

  以创新制度为例。“十四五”期间,保护创新、鼓励创新的制度建设将成为更高水平开放的一大亮点。王受文认为,这意味着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2019年以来,中国已经修订了十余部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包括《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未来,外资企业在中国的知识产权会得到更大保护,其创新主体的地位将更加彰显,其聚集各类创新要素的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科技自强与开放合作不对立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美国高通公司代表提问:这种战略定位对外资企业意味着什么?

  宁吉喆说:“科技自立自强与开放合作不是对立的关系,开放合作是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的应有之义,外资企业是中国市场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科技自立自强的重要参与者。同时,科技自立自强是更好地开放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一旦科技有了突破,将在市场中得到极大运用,各类市场主体能够更好地享有成果。未来,中国扩大科技开放合作的步伐将会越来越大,我们愿意与世界各国及各国企业开展更多对话交流,在开放合作中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王受文表示,科技自立自强会给外资企业带来机遇,因为科技自立自强是在开放形势下开展的,是基于中外企业交流合作开展的,这意味着外企的技术将有更多市场需求。此外,科技自立自强必须建立在知识产权被充分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外资企业的知识产权将得到更大程度保护,这对外企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

  谈及外企可能面临的挑战,王受文表示,第一,外企需要准备好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国企业的产品和技术水平进步明显,外企需要在技术创新等方面作出更多努力,才能在中国市场立足;第二,外企在与中国开展技术合作交流时,可能会遇到自己国家政府的各种政策限制,阻碍正常的技术交流合作。

  加快推进重大外资项目落地

  在新发展格局下,外资企业怎样才能更好融入中国的国内大循环?将有哪些政策对此予以推动?介绍会上,主持人、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张小影提出了一个众多外企共同关心的问题。

  对此,宁吉喆表示,“中国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越发庞大,带来了巨大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但是,市场流通成本仍然较高,我们要打通堵点,使居民收入更容易转化为消费。例如,养老、健康、培训、娱乐等产业发展还不足,打通其中的堵点,就意味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机遇。”

  宁吉喆认为,中国消费结构正在变化,推动生产和服务结构开始调整。在这一过程中,外企也有巨大机会。此外,中国有很多新兴产业,投资者需要抓住新业务、新模式带来的市场机遇。中国适时将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促进外企在中国市场平等参与竞争合作。同时,为外资企业提供优质服务,让国内大循环推动所有在华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外企融入国内大循环,有哪几个方面利好?

  王受文表示,首先,中国正持续开放国内市场。商品贸易的进口平均关税只有7.5%,未来对货物进口准入会进一步降低;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不断削减,外企参与国内大循环的障碍在减少;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北京在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未来还会有更多城市实施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总体来看,商品、投资、服务领域的开放力度在扩大。

  其次,中国有14亿人口,4亿人达到中等收入水平,整个市场还在不断扩大。

  同时,中国的产业链配套比较完整,配套水平在全球较为领先,外企融入国内大循环时,产业链供应链有安全保障。而且,中国的铁路、空运、海运都非常发达,环境条件、教育水平和医疗水平持续提高,有利于企业发展。

  此外,中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有800多万,外资企业研发人员供给不会有问题。

  近年来,韩国三星集团在中国投资了诸多项目。与会三星代表提出,中国会有哪些具体措施推进先进制造和高新技术等领域的重大外资项目在中国落地?

  宁吉喆表示,三星西安工厂项目已经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重大外资项目。对于这一类重大项目,要让要素跟着项目走,三星西安工厂若干需要协调的事项,在国务院各个部门都得到了协调。

  “目前,《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正在修订,在这个目录中将继续鼓励外资企业投资先进制造、高新技术等行业领域。”宁吉喆说。

  此外,近年来中国积极参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迪思公关代表提出,RCEP对在华外企有什么影响?

  王受文表示,RCEP协议签署以后,跨国企业的零部件、中间产品等如果来自RCEP另外14个成员国,可以享受到非常好的关税政策,最终90%左右的进口关税将会逐步取消。如果企业在中国生产产品出口到RCEP其他成员国,也会享受到关税优待。因此,跨国公司的市场将会得到极大扩充,对企业的产业链供应链布局有很大好处。(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田 原 袁 勇)

(责任编辑:冯虎)

精彩图片推荐